吴艺珍案二审情况简单

各位关心芳宜和吴艺珍案的朋友,吴艺珍案二审于3月17日在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历时两天。17日上午,审判员简要宣读一审判决书的内容,吴艺珍简述自己上诉理由,检方回避吴艺珍说到的双规期间的刑讯逼供,双方就这个问题展开辩论。接着第一个证人张积淼出庭作证,否认对吴艺珍刑讯逼供,省看守所狱医李小军出庭作证。17日下午双方当庭对行贿罪进行指控和辩护,传了证人邵银富,但邵在接受吴艺珍和律师质询时多处不能自圆其说。18日上午,控辩双方对受贿罪和渎职罪进行指控和辩护,当时做会议纪要的记录员出庭作证。18日下午是证人的出庭,然后是对整个二审的总结陈词,先是吴艺珍的自我辩护,然后是辩方律师的辩护,武绍智律师进行了非常精彩雄辩的无罪辩护。最后是检方的总结。

关于本案的详细情况,随后我会写出自己的真实感受,下面是一位网友写的现场感受,我想这也许是最真实的感受,可以代表一般人对此案的认知吧。所以我转帖于此,供大家参考。武绍智律师的辩护词另贴转发:

 

听审记1:

(本文是我第一次听审的记录,所用时间均是2010年的事,过程绝对真实,可能有部分我个人的倾向,望各位看者各自评判)

    得悉吴艺珍案17号开庭的消息,我与燕子约好16日出发,哪怕就我们两个人也去,去见证中国法制的进步。16日早晨10点半,燕子就过来的,比约定时间早一个小时,看来她迫不及待了。中午我们就赶到南站踏上了去邵阳的汽车。

    汽车运行了两个半小时,期间燕子被窗外油菜花满山遍野的美景所吸引,照了不少相片。到达邵阳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里不像个市,倒像个镇。我们叫了个的士去邵阳中院,的士起步价是五元,不一会儿,没有跳表的距离就到了中院门口。

    我们在中院门口转了好久,终于找到了一家干净点的宾馆,我们开了两间房间各自住下去,刚才找宾馆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确实累了。

    休息一会后,我们就往中院走去,想步测一下距中院的距离,好安排第二天的起床时间。18分钟后,我们就到了中院门口,短暂停留后,我们在对面的一个家菜馆吃了一个饭,燕子吃到了她一直听传说的猪血丸子,很高兴。吃完后,就回到了宾馆。

    晚上九点多,燕子来敲我房间门,说莫飞他们从城步赶来了。一会儿燕子带着三个人上来了,其中一个女的,我先对走在前面的挺帅气的小伙子问了,你是莫飞吧,他回答了是,那个小女孩也过来说,我是吴芳宜。居然见到了真实的吴芳宜,我和燕子本来以为就偷偷过来不要惊动任何人的。小吴跟相片上比显得胖了一点,穿着件有点旧了的粉色棉衣,如花的季节,却因为为父亲的奔波得很憔悴,她本来跟燕子一般的年龄,但明显比燕子显得成熟些,有着不该她这个年龄所应有的悲伤和冷静。我们谈了一会,她说明天开庭证人将到庭,但证人都经过培训,只说六句话,到场的记者和代表就是甄选的,并控制在一个宾馆,我心中感到凉飕飕的,但我安慰她,只要有证人出庭,那律师的水平就显示出来了。她还说,给武律师的时间太短了,本来通知是24号开庭,而武律师还写了延期申请,结果非但没延期,还提早开庭,而且今天还送来了四本卷宗,他还连夜在看,这对武律师真的不公平。我怕那些狗腿子们以此做文章,说我们本来就认识,而且她还有她应该做的事,我们聊了一会,就匆匆离开了。我们和莫飞及他的弟弟就出去吃夜宵了。我们在桥边选了一个叫阿三烧烤的烧烤店点了些菜和烤肉及一些饮料,谈了些事。莫飞是城步的,他对吴艺珍的为人很了解,他说吴不会做官,有时开会时对下属就直接骂,那些局长开会迟到也会被罚站,而且他们同乡找他帮忙,他都会骂回去,他连家乡人的关系都处不好,更做不好这个官。这些让我更了解了一下吴艺珍的为人,我一直认为他是这样的人,正直有担待,但家长做法偏浓,可能是他急于改变城步的心态,家长作风对中国现状这种权力金字塔结构下的体制,是一个好官的杯具,他相对那些唯唯诺诺,上下不得罪,不干事只想干部下的那些中国式干部们,赋予了干部一个别样的内容。尽管我不喜欢这种做法,但中国的现有体制下,想做点事的官员能怎么做呢?

    2010年3月17日早晨六点钟,我就被闹钟吵醒,经过洗漱,退房,吃早餐什么的,我们七点二十五分就驱车向中院出发。七点三十不到,我们便到了中院门口,那里已经聚了好多人,警察也很多,如临大敌。但秩序很好,我们排队领了旁听证,领旁听证时法警看我们是广东身份证,犹豫了一下,但后来还是给我们发了,他们的态度是认真的,也许是真的想让大家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在一队法警的注视下,我和燕子进入安检。在我们前面安检的是吴艺珍的弟弟,他对我们大叫,这些人太黑了,中院的法警并没有加以制止,他们是有序的,态度也很和蔼,当时看我和燕子带了数码相机还认真的询问我们是不是媒体的,如果媒体的就可以带相机进去,询问的法警很漂亮,而且法庭有法庭的规矩,我们本就该遵循这些规矩,而且只是暂为保持,我们把相机留下便进入了法庭。

 

听审记2:

     我和燕子的座位被分开在两旁,我在左边,她在右边。进去后,手机信号是屏蔽了的。人也在不断的涌入进来。8点10分,审判长和审判员入场了,我记得那个审判长叫徐虹(听声音的,字不一定对),是个女的,由她右手边的男审判员来主审,我忘了名字。首先是检方人员介绍,接着就问辩护律师在吗?不知道武绍智律师是因为昨晚看卷宗太晚了,还是故意的策略,第一声并没有到,直到第二声,他叫了声在,便匆忙从外面跑入会场。看到武大律师,当时我有种想使劲鼓掌的想法,但猜想是法庭所不允许的,便停止了自己的想法。

    接着是上诉人吴艺珍上庭。他在两个法警的押送下,步履蹒跚的上来,看得出他的疲惫和无奈。在审判长的一锤惊堂木,审判开始了。先由审判员宣读法庭纪律和注意事项,精彩的论战开始了。次序我可能有所忘记,好像是先由审判员简要读一下一审宣判书的主要内容,然后由吴艺珍说话,他说他希望得到的是一个没有权力运作的审判以及对自由的渴望,当然在说话是被打断了。接着由检方宣读指控内容,最后在征得吴艺珍同样的情况下,由辩方律师黄吐芳律师宣读了上诉原因,那个材料准备很充分,论点很突出,当时我听得怦然心动,看下次有机会拿到全文。

    接着检方陈诉观点时,说了一审不将双规期间发生的事情作为条件,二审也将回避这段时间。审判员居然采信了这个观点。这也是说,吴艺珍羁押期的最开始的三分之一时间不作讨论,呵呵,先断辩方律师一条胳膊对打,这样的辩护确实有点难度。开始是最大争议的地方反渎局张积淼上场做证,他做证他在侦查阶段没有对吴艺珍严刑逼供,他没有撒谎。各位看我博客的,如果有学过逻辑的或逻辑思路不错的朋友,大家考虑这个逻辑问题,假如一个人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他把时间分成了两段,要他不撒谎的情况下,他宣称在后一段时间中一定没做过这样的事,那是不是可以证明他在前一段时间一定做个这样的事,不然他会把整个时间作为一个整体来宣称了,大家说逻辑上是不是这样。而且剔去双规期间这么长的时间,是不是法律规定的,如果真有这个规定,那法律真有点猫屁不通了,那我要做一个人的案子我只要羁押他,只要他不招供就一直是双规期间,我怎么整都行,反正不追究,一招供了,马上就变成侦查阶段,如果在侦查阶段翻供,又变回到双规阶段,直到你不敢翻供为止,这办案也太容易了,哈哈,而且我永远不会严刑逼供。基于这个原因,武律师没有问他太多的话,只问了基于我上面逻辑的几个问话,就是你是不是只在侦查阶段没有严刑逼供之类。看来吴艺珍有点着急,问他有没有对自己诱供,张积淼说没有,他确实可以说没有,诱供本来就没法认定,而且只可能有对话录音来证明,而这个吴是没法得到的。

    接着,检方为了表达没有严刑逼供,放了一段2009年4月1号的录像,当然那段录像中吴艺珍萎靡不振的在回答问题,当然检方是证明吴的精神很好。开始说是在省看守所,但吴清楚的记得2009年4月1日是在省检察厅,结果检方连忙改口说是在省检察厅的,但与省检察厅的情况又不同,结果在吴的要求下,把封了4月1日证物的封条打开,放原始证物,结果一放,武律师就发现问题了,前面是1号的录像,背景确实3号,检方的解释是阴影关系,在武律师的强烈要求下,证物经三方签字后封存,交由北京或上海的权威机构检测是否做过剪辑。这里有个插曲,都同意的事,但拿封条去了好长时间,以致审判长都发火催促快点拿封条。我个人认为这里有请示领导的过程去了,因为我看到一个穿检方衣服的人拿着手机出去了。

    接着,检方出具了狱医2009年4月对吴健康情况的报告,并让狱医什么科的科长李小军上庭作证。当律师问及他用什么仪器检查的,他说用听诊器和血压记,当问及他有没有让吴艺珍做双手抱头屈膝的动作时,他说他要求下属这么做的,不是他做的检查,要他来做什么证,看来检方真的急了,而且他没有受到培训过。

    上午的庭审结束了,从法院的感觉来看,还是在做些尽量公平的事,尽管偏向检方,比方说辩护方只能提问,而检方做结案陈词也不加制止,提问也是有导向性的,但中国的法庭还没法要求太高,只要辩护方能说上话了,我觉得已经进步很大了。我对上午的庭审法庭还是给了8分,当然崇敬的辩护律师我是给10分的,他让我看到了一个优秀律师的敬业和职业修养。检方的主辩也给我很深的印象,他的口才和逻辑性都不错,看来检方是尽遣高手了。

 

听审记3:

   上午休庭后,我和燕子在中院门口等莫飞,两个记者在门口架起了摄像机准备做起了节目。燕子说这是最高检的记者,开始以为她是吴芳宜,准备采访她,燕子给了他们吴芳宜的电话。他们准备做节目时,被不知是法院还是什么人支开,并坐上他们的警车离开了,本来约定晚上采访吴芳宜也没有进行,看来被和谐了,这个和谐的网看来挺大。

    我们在对面有家叫筷莫停的饭店吃了点饭,莫飞家里成员来了几个成员,他和他的弟弟妹妹。他们请我和燕子吃了丰盛的午餐,谢谢了。吃完后,我们在邵阳的公园里稍微休息了一下,便来到了亲友团所在的宾馆,好像叫华龙宾馆的。一进门,居然吴芳宜在大堂,而且华老师也来了。华老师穿着一件穿了几年的暗格子呢料大衣,她看起来是个坚强的女人,没有眼泪,反而还有点微笑,也许对这个事实已经看得很透了。我也劝了一下吴芳宜要坚强,毕竟有些事不是有正义之心可以改变的。小吴也讲了她开博的事,并且讲到她的同学中还有不知道她的博客的,她只是来聊事情的,不是闹事情的,我为小吴小小年纪的冷静和理智感到震撼。当然我问了黄玉浩有没有来的事,他是我的偶像,得到的结果是他没来,不过来也没用,这样的和谐,以他的性格肯定不会愿意被和谐的,那他可能连听都听不到,想到他不来,我心中不由有点凄凉的感觉。

    回到法庭,下午法警没有上午那样仔细,我和燕子偷偷坐到了一起,吴芳宜也坐到一起来了,她与燕子同龄,很容易成为好朋友。2点30分,准时开庭了。吴艺珍上来时,向我们的方向回头望了一眼,也许他在望他深爱的女儿,也许在看他曾经的人民和朋友,苍老的脸上布满愁容,也许他怎么也想不明天,他曾经那么深爱的土地上的人民,他曾经洒下无数汗水的土地上的人民怎么会把他给那样的遗弃,这个回眸,我心中有种酸楚的感觉,但我知道,现在的证据还无法证明他是否真的没贪污受贿,我还要听下去。

    开始是好像叫华鑫的一个土地司法鉴定中心的老总易总的报告,他在报告中详细罗列了园艺场那块320亩土地的2004年到2008年的价格,以及一些复杂的计算,很长又很专业,我听着都睡着了,而且我很弄不清的就是,他怎么算出城步2004年的土地价格?接着是各方的质询,检方依然以可能培训过的问题问他,吴艺珍问的是他是以什么样的基准来计算的,并且问他那块土地的详细地址,以及是怎样测量那块地的。黄律师问的是华鑫的资质方面的情况,并且问的是他几天得出的评估结论,当庭就驳了评估结论不可采信的,因为华鑫比原来评估的农人资质更低,不符合重新鉴定的公司资质要比前一家高的法律要求,而且是3月11日才接手,3月16日就交了评估报告。

    接着是大家期待的邵银富的上庭。邵银富很瘦,很憔悴,他说话声音很小,检方以培训的问题有条不紊的问他,他一一做了回答,有时还不耐烦的说“我不是在检察院说过了吗”的话,引起所有人的窃窃私语和笑话。接着就是交代他分六次给吴艺珍送55万的事实。轮到吴艺珍发问,吴艺珍并没有问他怎么送的钱,只是问他吴住在哪儿,办公室在哪儿,办公室内有些什么?这些邵银富看来没经过培训,他答的地方并不是吴办公室的地方,试想一下,交代的六次有三次是说送到了办公室,居然连办公室的位置都不知道,而且办公室的摆设一无所知,我觉得不合逻辑。律师发问,问的是他怎么去的,有没有门卫之类的细节问题,当然我不知道县长办公室会怎样,但县武装部是一个县的军事力量所在地,怎么会没有门卫?这显然不合逻辑。这时,检方补充发问了,他问他是怎么去的,是不是从后门进去的?邵银富连忙答是开车进去的,没看到门卫,是从后门进去的。检方的表现太拙劣了,难道开车就能随便进县长办公室或武装部?要车里载一车炸药怎么办?而且后门是个小门车根本就进不去。我其实一点不鄙视邵银富,他是个悲情人物,大老远从浙江过来,只是想赚点钱,却卷入了这样一个案子中,这边是拿着国家机器在对付一个公民的组织面前,他能说什么呢?对那些说怎么来保证证人的安全的问题的那些人来说,其实确实不好保障证人的安全,因为威胁证人安全的往往就是这些国家公职人员,而他们本来该行的是保护证人的职能。邵银富幽怨的下去,他低头不语,或者在权衡说真话和说假话的利弊吧,这是所有生意人的想法,但我知道他不是有心的。

    接着是检方宣读冗长的关于渎职的法律条款,以及吴艺珍在审议大会上的说话,当然我是看不清当时的会议纪要个人的说话的,但我看到的好像开始的提议是以10000元/亩卖掉,那就是320万,后来决定以15000元/亩卖掉,就变成了480万了,应该是赚钱的事,怎么还说吴艺珍渎职呢?我真的不明白。

    听着听着,就休庭了,我18号有事,急冲冲赶回去了,留下了燕子一个小女孩在邵阳,晚上网友大象说我这样做不好,这确实没做好,不停个与燕子联络着,知道她和芳宜在一起,我也放心了。

    不管结果会怎样,吴芳宜开博能让法庭证人上庭质证,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精彩的控辩大战,她已经为我国法制的完善做了大的贡献,可能明天的开庭,检方会出一大把的本地培训好的证人出庭,给武律师黄律师是个大的挑战,但能有今天的优势,庭审不会这么容易判的。

 

2010年11月04日

湖北法官穿法袍举“冤”字牌为妻维权被免职
司法鉴定收费管理办法

上一篇

下一篇

吴艺珍案二审情况简单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